?>

打铁手艺日渐消逝 这个南浔人却坚守至今-shishangqiyi

打铁手艺日渐消逝 这个南浔人却坚守至今 打铁,这门始于战国时期的手艺,已走过2000多个漫长的年头。斗转星移,如今即使在农村,打铁声也逐渐消散,成为一种正在逝去的记忆……坚守手艺三十载“当、当、当……”每天清晨5时,湖州南浔区和孚镇重兆集镇的一间小屋里,总会传出时急时缓的金属敲打声。推开半虚掩着的门,一个满脸黝黑的中年男子戴着手套,右手拿着一把榔头,敲打着左手铁钳上的一团铁。敲打一阵后,他熟练地夹起那块铁,又放在炉火中烤了一会。熊熊炭火让铁块越加通红,随着反复锤打,瞬间火花四溅。火光把打铁匠的脸颊照映得通红,汗珠随着敲打滴落。铁块慢慢成型后,马上浸到水里淬火,“刺啦”一声,冒出一溜青烟。打铁匠名叫夏既贵,从15岁开始当学徒,他的打铁生涯已持续了30年。打好了一件器具,夏既贵没有马上休息,而是把堆放在脚边的钢筋截了好几断,塞进了炉火中。铁红了,又是一阵猛烈的敲击。现在,他主要打一些农事常用的工具。几乎每天都有人找上门来,找他打制铁锹、菜刀、铁耙等铁件。虽然对于所需器具的叫法不同,但只要在面前比划几下,他就能知道顾客需要些什么。打铁也要个性定制秋收是打铁铺最忙碌的时节。这时候,他必须要让老婆搭把手。“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。”夏既贵说,嘉兴的顾客要200把镰刀头,必须一天内打制完成。叮叮当当的声音述说着迎来客往的故事。来打铁铺的大多数是中老年人,往往带着明确的需求。“很多时候,现成的铁具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,所以我会根据顾客的需要帮助改造,还有不少人专门来我这里定制。”夏既贵说,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打铁是门吃香的手艺活。那时,自己是村里最红的人,他家也是全村最热闹的地方。哪家的农具坏了,都需要送到铁匠处修补或是重新打制一个新的。“农忙前的一段时间,家里满是来买现打农具的人。”现在,忙碌的时候少了,原本重兆集镇上的打铁匠换了行当。夏既贵成了重兆地区唯一坚守至今的打铁匠。“现在好多用具都是机器制作,许多人不再用传统的农用工具了。但是一些小工具的加工工艺只能依靠手工完成。”夏既贵说,这是自己坚守的理由和价值。粗糙黝黑的皮肤、满是烫痕的手臂、满手的老茧,无不记载着夏既贵打铁生涯的艰辛。喜欢和铁打交道在行外人看来,打铁是卖力气的苦活。事实上,这是项有门道的技术活。夏既贵说,打造一件工具,要经过选料、烧火、锤打、成型、淬火等十几道工序,每一道工序都容不得半点马虎,不然就前功尽弃。烧铁的时候要特别注意火候,既要把铁烧熟,又不能烧化,因此控制炭火的温度也是门道。“判断火候的标准要看烧铁的颜色,当铁烧红到一定程度后就代表‘熟’了,如果泛白,就说明铁被烧化。”说起打铁,夏既贵打开了话匣子。他告诉记者,在打铁过程中,淬火和回火技术十分重要,淬早了或晚了,就没一次成型来得漂亮。打铁的力度也要恰到好处,不然厚薄不均。为了把这门技术流传下去,夏既贵也曾收过几名徒弟,但大都半途而废。俗话说:“世上三行苦,撑船打铁磨豆腐。”一语道出了打铁行业的艰辛。“我喜欢和铁打交道。”夏既贵说,“只要还有人需要我打铁具,我就会保质保量地把器具打好。”相关的主题文章: